华山旅游攻略:回心石到金锁关

从回心石到金锁关,是登华山最艰险的历程,华山风景以“险”胜,这一段是华山风景最精华处,也是最奇险处。

过了金锁关,登上华山主峰,华山诸峰之美便尽在眼底,快何如由青柯坪上行到“回心石”,山路到此而尽,前面山势险恶,石崖间仅有窄窄的石级犹如天梯耸立,两边铁链斜悬,令人不寒而慄,逡巡不敢前进,因曰回心石。

勇于攀登者,由回心石上行,开始攀登华山道上第一处险境“千尺幢”,在壁立的石山间,山体上有一段坡度陡达70多度的槽状裂隙,两侧悬挂铁链,中间凿成三百七十多级石阶,仅能容一人通过。游人扶链拾级而上,两旁岩壁陡峭,抬头仅见一线天光,甚是惊险。

千尺幢尽处,有一仅能容身的方形石洞,称“天井”,从上俯视,如临深渊,天井之旁的危崖上刻有“太华咽喉”、“气吞东瀛”等题刻。过千尺幢为百尺峡,是登华山的第二处险境百尺峡也叫百丈崖,是一座壁立千仞的悬崖,从崖底到上面的一个最低垭口处约百尺,故名百尺峡。在这直立的石壁上,凿有八十余级石级,两侧悬挂铁链,崖壁题有“勇往直前”、“大放光明”等石刻,以鼓励勇于攀登者,百尺峡虽没有千尺幢长,但悬崖陡壁,令人十分惊心,也需手脚并用,攀缘而上,险不胜言。

百尺峡尽头,两边岩壁势欲相合,中夹两块巨石,前边一块刻有“惊心石”三字,过此,回望石上刻有“平心石”三字,示人们以险境已经过去已进入平安之途了,紧张的心情至此一舒。千尺幢和百尺峡的石级和铁链,都是明清时开凿和设置的。在这之前还没有这种安全设施,只好攀籐附葛而行,故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描述千尺幢时说:“又南出一里至天井,井裁(才)容人。

穴空迂回,倾曲而上,可高六丈……上者皆由所涉,更无别路。”描述百尺峡时说:“东上百丈崖,升降皆需扳绳挽葛而行矣。”可见古人攀登华山,要比现代更加艰险得多。登百尺峡后,经二仙桥,到群仙观,道观依山而建,结构精巧,建筑古朴。过群仙观,为“老君犁沟”,是登华山的又一处险境,这里石阶三百余级,坡度达六、七十度,人们需专心一意地挽铁链、爬石级以登,其险也不亚于千尺幢和百尺峡。

传说道教教主李耳到此,见无路可通,因而套上大青牛用铁犁犁出了这条沟,作为登山通道。过老君犁沟,经擦耳崖、卧牛台、上天梯、阎王碥到苍龙岑,苍龙岑是一条花岗岩山脊,因其蜿蜒曲折如苍龙横卧,故名。山道就在龙脊之上,径宽不足一米,两侧悬崖陡峭,谷壑深难见底,是登华山的另一处险途。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曾描述道“从寺南历夹岺,裁(才)广三尺余,两厢悬崖数万仞,窥不见底。祀庙有感,则云与之平,然后敢度,然犹须骑岺抽身,渐以就进,故世谓斯岺为搦岺矣。”

古人无安全措施,要等云雾遮山,不见深渊时,才敢骑在山梁上蹭着前进,其险也甚矣,非大勇者,不敢登。传说唐代大文学家韩愈当年上华山时,走到这里,见下面是万丈深渊,回头相看则白云缭绕,不见归路,吓得惊慌失措,自谓不能再活着回去了。痛哭一番之后,作遗书投于岭下。

至今崖上刻有“韩退之投书处”。现此处已凿有石级三百五十多级,两旁竖立铁柱,用铁索相连,以为保护,游人到此已有安全感了。越过苍龙岺,山势又高一层。到金锁关,可见华山诸峰,峰间有小洼地,镇岳宫便建在这里,著名的玉井也在这里。每逢雨季,玉井水溢经“二十八宿潭”奔流于东、西两峰之间,飞瀑直泻,是华山一处胜景。

详情张家界旅游报价张家界自助游等问题咨询界客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界客行专注张家界自助游攻略张家界旅游报价张家界旅游团服务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