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武陵源景区到底有多美。

纵横九万里,上下五千年,滔滔湘江水,巍巍武陵山…..我们走遍大江南北,翻阅古今书刊,在“美学”的含义里究竟怎样的美才算真正的美?我曾经思考过很久,但至今也没有找到具体而肯定的答案。加之,我对美学素无研究,更不敢下什么结论。据有关资料记载,美学是两千多年前古希腊人亚里斯多德创建的。美学是研究艺术创作的一般规律与原则的科学,也是研究艺术的本质、起源和发展的科学。在探讨某一项具体事物上有没有真正的美?据说真正的美当然也是有的,不过因人、因事、因时代不同而人们有不同的审美观罢了。

我们试看下面一些古代名家对“美”的描述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在《饮湖上,初晴后雨》一诗中,把美丽的西溯比作西子既歌颂了自然界的美景,又歌颂了古代的美人。这是他对西湖的看法。西子,这是我国古代一位著名的美人,历来为大家所赞美。西湖也非常美丽。民间早有传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和杭州竟有天堂般美丽,这也可算得上是真正的美“养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4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曹植在《美人篇》里对古代美人作了唯妙唯肖的描绘。他描写的这位美人,美到何等地步呢?日:“行徒用息驾,休者以忘餐。”看!他笔下的这位美人是何等的吸引人!说走路的因见她而停止,休息的人因见她而忘餐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白居易在《长恨歌》里描述的这位美人杨玉环,可以说是美得无与伦比了。他说唐玄宗见到杨玉环以后,其他六宫居住的贵妃都为之失色了。杨玉环就是李隆基眼里的“倾国美人”。关于“倾国”,《汉书·外戚传》有这样的记载:汉武帝李夫人的哥哥李延年作歌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茏系,桂枝为茏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肖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观罗敷。”这是汉代乐府著名诗篇《陌上桑》中的名句。该诗从开头四句写罗敷采桑和

她所用的工具之美起,接着即写她的头饰之美。后八句着重写了她的衣着之美。集中起来,即写了罗敷的容貌之美。她美到什么样子呢?说走路的成年人因见她都放下了担子,少年儿童们因见她都脱帽著梢头,耕田的和种地的则见她都忘了手中的犁和锄。还有号称“花间美人”的元代著名戏剧家王实甫,在《西厢记》中精心塑造了崔莺莺这个美人,他呕心沥血,在写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时,竟因思劳过度便仆地而死!他在“闹道场”一折戏中,写崔莺莺出现在法堂时,使一些周围的人,“老的小的,村的俏的”,因贪婪地反复看她,结果弄得“没颠没倒”,都认为她已美到“倾国倾城貌”的地步了够了,在我国古代文学作品里,有许多关于美人的描写什么“天姿国色”、“绝代佳人”、“倾国夫人”的,简直多得很,正是:神州多俊俏,历代有佳人!我这里举出几例,方面是想试谈古代名家的审美观,另一方面,也是想借喻我们祖国河山的壮丽。我国古代写美人,大多数都是写女性,但

《国策》中《邹忌讽齐王纳谏》一篇,也有写男子美的,说邹忌与徐公都是美男子。不管写美女人也好,写美男子也好,我看大多数都是借喻,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不过,苏杭风景的确是很美的,把它比作西子,比作天堂,我认为都比得好,比得妙,然而,比这些山川秀色还要美得多的地方有没有呢?有!只是历代很少有人去认识、去描写罢了。比如,座落在武陵山脉的湘西张家界,就是突出的一例。她在哪里?在澧水旁边的大庸北部。这的确是一块美丽的地方。唐代大文学家柳宗元在著名的桃花洞游记里就写过“4南州之美莫如澧”的话。他说的这个“澧”,便是指澧水。澧水,是湖南四水(湘、资、沅、澧)之一,它发源于湖南与湖北省交界的八大公山七眼泉,流经桑植、大庸、慈利、石门、澧县,而后灌入洞庭湖。澧水流经大庸,长达一百三十里。

这条河流之所以称“澧水”,是因为在上游有“绿水六十里,水成靛澧色”,故日“澧”。当然,柳宗元指的不一定是地处澧水中上游的张家,但张家界的确在澧水旁边,也确实很美。事实上,古代描写张家界的诗人极少,名人作品更是稀罕。所以,从古到今,很不出名。近三年来,中外许多名人慕名而至,游览观光,写生作画,摄影纪念,他们在饱享眼福以后,写了许多诗文,又办了多次影展与画展,加上广播、电视和电影的宣传,现在才名震中外,游人渐渐多了起来。那么,张家界到底美不美,美到什么样子呢?一九八一年上半年以前一些名家的评价,本书后面一些章节里已有介绍。现在,我想把最近两年多来张家界观光的中央首长与名家评语摘抄几例,以供研究。

一九八一年十月八日至十二日,江苏省文联副主席、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副主任、著名的山水画家张文俊与青年画家杨天序,从葛洲坝、三峡和神龙架来到大庸,他们与安微画家周觉均、龚艺岚,黄山青年画家朱峰(即《黄山百松图》作者)邂近于张家界,真是欣喜异常,边看边议,惊叹不止。张文俊同志等一行坐在黄狮寨的观景台上,一连讲了十句“比黄山美”。随即,张教授挥笔题字“青岩山有泰山之雄,华山之险,桂林之秀,黄山之变化。诸山之美兼而有之。而青岩山之俏,为我平生之罕见。天工造化文明有,唯有金鞭奇上奇,不到青岩谁人信,登临黄狮叹不已。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张文俊同志除了高度评价这里的山水风光外,还坐在黄狮寨的望涧台上,同我讲了一段寓意深刻、而又哲理味很浓的话。他说:“登上天梯,攀上悬崖,坐在高峰,履险如夷。登山有险阻,同样,在艺术上与人生的道路上也无坦途。只要有坚强的意志,就能登上险峰,取得胜利。”了解更多张家界旅游团张家界旅游路线等问题请咨询界客行国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界客行专注张家界自助游攻略张家界旅游报价张家界旅游团服务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