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景点

都江堰,位于岷江中游,灌县城西玉垒山下,距成都五土七公里。古称都安堰、犍尾堰、湔堰,是我国两千多来一直发挥效益的一项著名古老水利工程。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岷江自松潘县羊膊岭发源后,穿过深山峡谷,汇集百川溪流,来到灌县城西,两岸山峦豁然开朗,江水犹如猛然脱缰的野马,横冲直闯,奔腾横溢,春秋战国以前,经常给下游的成都平原造成洪水灾难。为了同水患作斗争,历代人民进行了艰苦的劳动,作出巨大的努力。据史书记载,早在蜀王杜宇之时,便已派丞相开明“决玉垒以除水害”。到了秦昭襄王时,即公元前250年左右,蜀那太守李冰吸取了前人治水的经验,确定“引水以灌田,分洪以减灾”的方针,带领劳动人民兴修了伟大都江堰水利工程。此后,成都平原“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都江堰主要工程包括三个部分:鱼嘴、飞沙堰和宝瓶口。鱼嘴,是在岷江江心修筑的分水堤坝,形状很象一条大鱼卧伏江心。顶端分水处,象鱼的嘴巴,故称分水鱼嘴。了解更多张家界旅游团湖南张家界旅游等问题咨询界客行国旅。

它把崛江分为内江和外江,外江排洪,内江用于灌溉。飞沙堰,是在分水堤坝中段修建的洩洪道。洪水期不仅排洩洪水,而且利用特殊的水流条件,把流入内江的大部分砂石也排入外江。宝瓶口,是内江的进水口,形状似瓶颈,因此称“宝我瓶口”。除了引水,还有控制进水流量的作用。玉垒山被凿离的大石堡,称为离堆。从而构成了完整的排洪洩沙、引水工程体系,既避免了洪水灾害,又保证了农田灌溉。在今天看来,古代劳动人民修建的这项水利工程是很符合科学原理的鱼嘴建筑在岷江出口呈弯道环流的河面上,因飞沙堰和宝瓶口的限制作用相协调,使冬春水小时,主流能够经弯道绕行,直向内江,进水量占六成左右;夏秋水位增高时,水势不再受弯道制约,洪水直冲外江,或者经飞沙堰溢出外江,这时外江占六成,内江只占四成。从而保证了内江枯水季节有水,洪水季节免涝。同时,这种弯道环流,还使夹带砂石较多的洪水冲向凸峰的外江,流向凹峰内江的江水则夹带泥砂较少。部分进到了内江的砂石,则凭借玉垒山和“离堆”岩壁对洪水的顶托作用,回漩到飞砂堰排走。

在二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能这么科学地解决排洪、排砂问题,引起中外水利专家和历史学家们的巨大兴趣都江堰工程就地取材,费省效宏,也是一个很大的特点。它用川西盛产的竹子编成笼篼,装上河中的卵石,用来筑堤、护岸;以岷江两岸出产的木材,制成槜槎,置于河中截流拦水。简单易行,材料来源丰富的施工设计,充分显示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高度的智慧和创造才能。南宋诗人陆游目击都江堰截流阻水的情况后,赋诗描述:“西山太竹织万笼、船颤载石来无穷,横陈帖立相叠重,置力龙在冰庙东我登高原相其冲,一盾可受万功”。至令读来,还仿佛看见当年都江堰上竹笼重叠,船舸载石往来,万人集凑,与洪水搏斗的生动场面解放后,党和政府对都江堰多次进行整修,用水泥改建分水堤坝,

加固宝瓶口,在外江修建电力节制水闸,使都江古堰旧貌换新颜,焕发出青春的光辉。同时,又在都江堰的下游大力开挖灌溉渠道,把岷江水引灌川西平原。目前,都江堰灌溉系统的受益面积,已由解放初期的二百多万亩扩大到九百多万亩。都江堰附近,有伏龙观、二王庙、安澜桥等名胜古迹,风景优美,文物荟苹,为中外旅游者公观游览的胜地。

伏龙观,建筑在离堆:面,因传说李冰治水时在此降伏孽龙而得名。宋代诗人范成大的《岗堆诗序》说:“沿江两崖中断,相传秦李冰凿此以分江水,上有伏龙观是冰锁龙如”,“民祭赛者,…杀羊四、五万讠计”。可见宋时伏龙观祭祀季冰的盛况。现有殿宇三重,大多重建于清朝康熙年间。崇楼峻图,雕绘辉煌,拾级而上,前殿陈列李冰石像,高二点九米,重约四吨,是1973年修建外江水闸时,在河床四米深处挖出来的。石像造形朴实,仪态雍容,胸前刻有“故蜀郡李府君讳冰”、“建宁元年润月戊申二十五日”等字。“建宁”为东汉灵帝年号,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这是目前所发现的最早的李泳石像,据说也是我国最早的圆雕石像。石像的右侧,陈列着一架铸造精湛的飞龙鼎,重一千余斤,鼎上八条飞龙,各具神态,栩栩如生,云纹花卉,玲珑生动,是唐睿宗女儿玉真公主在青城山修道的遗物。后殿的左侧,瀕临宝瓶口,凭栏俯视,江水自分水鱼嘴奔流而来,波高浪阔,声大势宏,流至宝瓶口后,江面紧缩,水流速度加急,回漩翻滚,声响如雷。试想一想在两千多年前,还没有火药,工具也很落后的情况下,要把一座高大坚硬的山头凿开,修建这么宏伟的进水口,该要付出多大的劳动,具备多么坚强的毅力!难怪后人把李冰父子治水的事迹加以神化,流传着许多李冰父子战胜孽龙的优美动人的故事。其中有一则故事,叙述李冰为了降伏孽龙,跳入河中与孽龙搏斗,战斗多时不分胜负。后来,李冰和孽龙化作两条犀牛,从水中战斗到岸上。李冰对他的僚属说,我已经战斗这么久了,你们怎么不帮助我呢!僚属说,我们分不清哪个是你,怕有误伤呀!李冰说,记住腰间有白色的,就是我佩带的印绶。于是,当李冰与孽龙再一次战斗出水面时,僚属立即发箭把孽龙射死了。现在离堆对面山上还有斗犀台的遗迹。另外一则传说是,李二郎与孽龙战斗,二郎化装为一个卖担担面的老太婆,引诱孽龙出来吃面。果然,孽龙变成一个小伙子来买面吃。二郎把铁链子变成面条,卖给孽龙吃。孽龙吃完了面条,才发觉心肝都被铁链拴住了,稍一挣扎,便疼痛异常。只好乖乖地让二

郎锁在离堆下面的水潭里。离堆的顶端,有观澜亭,八角两重,朱栏绚丽,上有方毅同志题写的“澜亭”三个大字。登亭跳望,岷山雪岭,青城秀色,古堰雄安,尽收眼底;俯视滚滚江水,急流似箭,汹涌脚底,惊心怵目,极为壮观二王庙,古名崇德祠,为纪念李冰父子治水功绩而修建的庙宇。宋代以后,李冰父子相继被勳封为王,因此称“二王庙”。现存殿宇多为清末民初所建,山门“二王庙”三个金色题字,是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的手笔。庙宇坐落玉壘山麓,背山临江,掩映在古柏、香楠、银杏的部郁雷林之中。远远望去,翠霭烟霞,飞愴、翘角,殿宇巍峨彩色斑斓,有如海市蜃楼呈现眼前。拾级而上,层层攀登,似叩天宫仙阙。庙门前壁上,有清代末牮绘制的都江堰灌溉区域图,详细地介绍了当时都江堰的灌溉面貌,是比较珍贵的历史资料;庙内观澜亭下,一排丹墙,鐫刻着“深淘滩,低作堰”治水六字诀,以及后人总结的“治水三字经,“過湾截角,逢正抽心”八字格言。这些治水经验,不仅二千多年来指导了都江堰的岁修和治理工程,而且有不少是我们今天可以借鉴的。二王庙的前后殿分别塑有李冰和二郎像,是一九七四年在郭沫若同志的支持下塑造的。前殿李冰像身着袍服,正襟危坐右手拿着半裹的绢图,凝神沉思,仿佛正在思考图纸上的治水方案为民除害;后殿二郎像穿着草鞋便服,手持铁鐳,英姿勃勃,充满青年人豪迈的激情。庙内所到之处,匾额、对联、诗文、石碑很多,如清朝光绪皇帝御笔“功照蜀道”,果亲王手书“功垂不朽”,以及“恢拓禹功名父创开天府古神仙”等,都是对李冰父子治水功绩的赞颂。此外,李冰殿后陈列的商代古木,明代铁花瓶、铁蜡台,以及近代画家俟悲鸿、张大千、关山月的绘画碑刻,都是有很高艺术价值的文物

安澜桥,横跨内外两江,离鱼嘴分水口不远,古名“珠浦桥”、“平事桥”。明朝末年被毁,清代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重建,改名“安澜桥”。据说集资修建这座桥的是塾师何先德和他的妻子。他们因见来往行人,深受江阻和船霸勒索之苦,决心修建索桥。但是,桥还没有完工,何先德被船霸陷害死去,他的妻子继承丈夫的遗志,冲破官府的阻挠,顶住船霸的威胁,在群众的支持下,终于把桥修起来了。人们为了纪念何先德夫妇的舍己为人的精神,又称安澜桥为夫妻桥。安澜桥原以木排石墩为桩,承托桥身,以竹篾扭成缆绳,横架江面。缆绳上誧木板为桥面,两旁牵竹缆为桥栏。远远望去“如渔人晒网”悬挂江中。1973年,因修外江水闸,把安澜桥下移了一百米,并将竹缆改为钢绳,木排石墩改为钢筋混凝土的桩墩,桥长二百八十米,但仍保留了原桥的特色。行走桥上,摇晃颠簸,别具风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界客行专注张家界自助游攻略张家界旅游报价张家界旅游团服务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