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邑地主庄园景点

大邑地主庄园位于大邑县安仁镇,距成都六十多公里。这座保存比较完整的地主庄园,原是大地主刘文彩的住宅,人们习惯称它为“老公馆”,以区别于刘家后来营造的“新公馆”。1958年为了进行历史唯物主义教育,并供社会历史学者作为研究旧中国的实物参考,建立了“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馆名是陈殺同志题与的,现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刘文彩,又名刘星廷,排行第五。其父刘公赞原是一个只有三十多亩田、兼营烧酒作坊的小地主。刘家兄弟六人,在四川军阀混战时期,混迹江湖、官场,勾结国内外反动势力,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间,就兼并田产近三十万亩。刘公赞的二十九个子孙都相继飞黄腾达、官运亨通,先后当上了省主席、军长、旅长、团长、县长、厅长、总办等官职。1920年,刘文彩借助弟弟当上川南防区司令的地位,到宜宾谋取官职,先后当上了叙府船捐局局长,烟酒专卖局局长、百货统购局局长、叙南护商事务处长、川南水陆护商总处长、川南水陆禁烟查缉总处长、叙南清乡司令(领陆军中将衔)、川南税捐总局总办等掌管军、政、财权要职,统辖八十一县的税收(当时全省总共只有146县),成了搜刮民财的暴发户。1932年,刘文彩因军阀斗争失势,囊括九百多万银元和大批贵重物品,退居家乡。了解更多张家界旅游报价张家界旅游景点大全等问题咨询界客行国旅。

经过几年筹划,于1937年在安仁镇建立起一个以网罗上匪、地痞、流氓为骨干的封建袍哥组织一“公盖协进社”,自任总舵把子,亦称“龙头大爷”,号称拥有“十万兄弟伙”,分布川西、川南和川康边界地区十七个州县。安仁镇上唯一的一座三层高楼,就是“总码头”所在地,附近添设了剧院、花园、茶馆、餐厅、烟馆和赌场,供各路码头的袍哥大爷、四面八方的军阀政客在这里寻欢作乐,交换情报,活象一个“小朝廷”。刘文彩就是这个“小朝廷”的土皇帝,鱼肉乡里。直至1949年10月解放前夕,刘文彩恶贯满盈,在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隆隆炮声中,被吓死在由成都逃回安仁镇的途中。

刘文彩作为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他的赫赫权势和荒淫生活,同处于啼饥号寒、深受压迫的贫民阶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地主庄园用实物陈列和典型史实,反映出了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农村阶级剥削压迫的一个缩影。自文9刘文彩的老公馆,是他二十八所公馆中的一处,占地二十八亩,建筑面积一万平方米。这是他在六年时间内,先后用不同手段侵吞刘盖山、刘占成等二十三户农民的田产屋基后建成的。由于每侵占一块土地,都要修一道围埔,然后修屋开门,所以整个建筑布局显得奇形怪状、杂乱无章。现在,从这些迁回曲折的重门迭巷中,依然可以看出公馆主人蚕食的痕迹。刘盖山当年栽在门前的一棵酸柑子树,是幸存下来的历史见证老公馆周围共有七扇对外开着的大门,各自装饰着不同的图案。

正门装贴的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下有“受福宜年”四个描金大字。进门是一个长达十几米的天井,两侧分布着大厅、画虎堂、警卫室、账房和中、西客厅。大厅正中端放着致贺华构落成的“李相平泉”巨匾,厅前木条福花上拼镶有“福禄寿喜”和交又条花旗图案,使厅堂显得更为敞亮。这里是用作接客、受礼的地方,四条又宽又长的春凳供放置礼物和随从坐歇守候用的。颇具特色的中式客厅内,陈放着全套紫檀木镶嵌大理石和螺钿花饰的四桌八椅,仅翡翠玛瑙即达三吾八十颗,(每把椅子二十七颗,每张桌子十六颗),极为名贵,据传是太平天国天王府的遗物。在老公馆的二十七个院子里,有一百多间用房,大院套小院,房间连厅堂,众多的大小门户连通,转弯抹角,形同迷宫。

“祖堂”、“寿堂”和“佛堂”,是老公馆的一块“圣地”。祖堂正中的神位牌,有一处与众不同的地方,它的衬底金色花纹是用加十九个不同写法的“寿”字组成;堂前伫立的“天官赐福”大木立屏,有雕刻精致的福禄寿三星图案。寿堂里一幅醒目的“松鹤”绣屏,周围排列出多幅大红帷幔,上书多种恭维题词。佛堂壁间并排挂出两个大黑“善”字,可以看出庄园主人熬费苦心的伪装;而密藏在背后的金银珠宝保险库,正是这种伪善面目的莫大讽刺。

这座庞大的公馆里,常住的只有刘文彩和他的两个老婆及儿女共六人。仅供刘文彩吸鸦片烟用的,就分设有冬季、夏季和春秋季节的“吸烟室”三处。其他卧室、客房、“逍遥宫”、“欢喜楼”等等陈设布置,无不挖空心思。刘文彩自用的一架“退一步雕花楠木床”,飞龙盘柱,刻工精细,俨若室内金殿,天宫宝帐。而直接供他们役使的雇工、丫头、奶妈,经常在一百人以上。所谓“奶妈”,并非为婴儿哺乳的,她们是被拉进来当作“乳牛”餵养,为主子们提供世间最富营养的人的乳汁。这里的伙房,按等级分为特等卫生灶(刘文彩专用的),总齐承灶(家属子女用的)、中灶(管家、保镖用的)、大灶(一般雇工用的)。公馆内约有二分之一的建筑,作为粮仓和堆放什物的地方,专门辟有千杂、水莱库房,年货室和武器收藏室。在雇工院内有一间特殊库房—“棺材房”,里面陈放着六具描金涂漆的上等木匣子,这都是主人们在生前为死后准备的,让雇工们长年看守。

收租院,是过去刘文彩收租放债的地方,安排在老公馆后面的两个四合院内。另辟大门进出,门楣上书“紫气东来”四字,外面是块大晒场。1965年四川美术工作者二十余人,利用收租院内118米围廊的现场,进行了大型泥塑群像《收租院》的创作。他们采用搭木身缚草敷泥的民间庙宇泥塑的方法,溶合了中国传统雕塑经验,吸收了西洋雕塑的技艺,共完成114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泥塑人像。由交租、验租、算账、逼租和反抗五个部分组成;各部分的情节互有连贯,生动而又深刻有力地表现了地主阶级剥削农民极其残酷和丑恶的一面同时也表现出被压迫农民的苦难、仇恨、反抗的一面。整个雕塑群像交织成一组农村阶级斗争的立体连环画,具有十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得到国内外美术界的好评,现列为省级文物予以保护。

1966年4月郭沫若同志曾来大邑参观收租院,成《水调歌头》一首:“一入收租院,难忘阶级仇。大邑土豪恶霸,暴发一家刘。水牢地牢连比,长枪短枪无数,随意断人头。苦海穷人血,粮仓地主楼。飞轮转,弹鞭动,鬼神愁。荒淫无耻,佛殿金钟伴玉瓯。转瞬人间换了,活把阎王骇死,万众竟来游。教育耿千载,风雷震五洲。”这首词生动地概括了刘文彩罪恶的一生,也是泥塑《收租院》的最好解说同老公馆相隔不到半里的“新公馆”,是刘文彩霸占了几十户农民约四十亩土地后,强派民工无偿劳役,自1937年至1941年,历时四年才建成。它在建筑风格上,比老公馆更为讲究、侈豪华,是地主庄园的一个组成部分。现经整理,陆续对外开放,供人参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界客行专注张家界自助游攻略张家界旅游报价张家界旅游团服务12年